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临海信息 >

一字益人生

时间:2018-07-11点击:
  一走进杨治洲老人的住处,便觉墨香扑面。通透暖意的阳台,一方石桌,文房四宝整齐摆放,老人俯身沾墨、握笔凝思,随即一幅大气磅礴的独字行草“熬”已跃然纸上。如此遒劲有力的笔法与矍铄的精神,让人难以置信眼前的老人已有91岁的高龄。

  “身处逆境,苦熬能挺住;陷入危机,苦熬撑得起;适逢险阻,苦熬能过关,熬出智慧、动力、精粹、境界……”当记者与老人攀谈此字时,他笑着说道。人生态度千万种,一个“熬”字可谓道尽了他的人生体悟。

  1947年,正处解放战争时期,大学毕业的杨治洲来到原临海桐峙区(现小芝镇溪头区块)桐峙中学任教。次年,因战争需要,参加了中共地下党革命组织,随大军解放临城、杜桥、海门等,并留任海门直区政府工作。“当时办公室里没有电脑,起草文件、写材料都是手写,部队里定期还会出黑板报,我便时常拿起粉笔涂涂画画。”长期在部队中历练,杨治洲练得了一手好字。4年后,他来到涌泉区支教并任乡、区校长,却不幸被错划为“右派”返乡劳作。

  “能够与书法结缘,也是受环境影响,困顿时摆弄笔墨能够疏解心情,亦可锤炼心性。”他认为,书法亦是“抒发”,挥毫间可以愉悦心情,是苦中求乐,亦是精神寄托。“当时,打为右派就意味着被列入另册,我目睹着无数的右派被打、被拘禁、被改造、被残害致死,其中还有我的至亲……”老人瞬间停止了话语,眼神中却透露出书法这一爱好对于他的特殊意义。

  1978年的拨乱反正,使得部分冤假错案平反昭雪,杨治洲也苦尽甘来,受聘任教于台州中学(原初中部)。其间,他出色的书法功底引起了校方的关注,他便半路出家,肩负起学校办公室的油印蜡纸刻写工作,直至离休。

  为享受墨香带来的快乐,离休后的杨治洲跨进市老年大学书法班,专心研习起了书法。他还报考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系,后又相继加入中国书画协会、台州市老干部书画协会等,笔法技艺一时突飞猛进。

  “中规中矩的字不难写,但要写出气势,需要不断地练习,以期达到自然的状态,即在掌握一种字体后融入自己的风格,自成一家之体。”说着,老人从书卷中展开一幅“鹅”字。

  这是一幅独笔“鹅”字,看上去龙飞凤舞,气势不凡。据杨治洲介绍,该字是模仿天台山国清寺“鹅”字残碑所写。相传独笔“鹅”字碑右半壁为王羲之真迹,左半壁为清邑人书法家曹抡选摹写,补书完整,移刻于国清寺,其字高二余米、宽一余米,飘若浮云,矫若惊龙,字势雄逸,极具神韵。老人大抵也有“书圣情结”,一见倾心,苦心孤诣研习起独笔“鹅”字技艺,终成气候。

  不仅如此,他的书法作品曾多次获得全国级赛事金奖。同时,他的作品也被我市老将军书画馆收藏,供游人墨客欣赏。

  纵观老人的墨迹,字体线条刚柔兼济、形态变化自然、章法布局得体,篆、隶、行、草均有涉猎,以隶书和行草为主。但其内容无一例外,皆为随性而作,或写意人生,或抒发爱国情思。他说,闲在家中,不如利用自己的特长为社会做点事。于是,每逢过年过节,他便和一群志同道合的老人一起走入农村、学校、社区,义务写对联、题匾额。他们发挥余热,向社会广泛传递着正能量。他们老有所为,丰富了晚年生活,更促进了身心健康。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